【巨乳淫奴】(19)作者:kakacikkk1   人妻小说 
字数:6187


            十九、

  「啪啪啪啪……」我慢慢听到耳边响起一阵掌声。

  这时候我才慢慢睁开眼,身体还在发抖,朦胧的眼前逐渐清晰,才看到了亮叔在我身前,两手扶着我的肩膀,落地窗上能映出周围几个男人都在不由自主地鼓掌。亮叔脸上满是水,湿漉漉地往下滴,这是怎么了?

  「精彩!太精彩了!」高原第一个反应过来,说:

  「小母狗,你刚刚居然喷了亮叔一脸,这反应,只能说太吓人了。」张正带着感叹的语气说。

  「亮叔,有一套!」李飞赞叹道。

  我这才清醒过来,发现我站的地方全是水,地板居然全湿了。慢慢清理了一下脑子,我刚刚居然不只是高潮和潮喷,还严重失禁了,尿液夹杂着淫液喷了半天。

  「主人……母狗……抱歉……」我好半天才组织了语言,却觉得不怎么能说得出话。刚刚那是什么?

  「是这个。」亮叔扶好我之后,似乎猜到我想的,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递到眼前。居然是一只化妆用的毛绒绒的笔!难以置信,我居然被这个我日常使用的东西,弄出了如此剧烈的高潮!

  「接下来让你休息一下。」亮叔说着,动手解开了我身上的束缚,让我原地瘫坐在自己的尿液淫液混合物之中。

  「今天才知道,姜还是老的辣啊!」张正点了根烟,递给亮叔,说道。
  「老了,只剩一些经验而已,来,坐下说,也让这母狗休息休息。」亮叔笑着抽着烟,道。

  四个男人就在客厅坐下,让我一个人瘫坐着休息,而他们则继续聊着玩弄女人的经验,当然是在围绕着以后对我的玩弄和调教。亮叔吐着烟圈,说:「这些都是些老手段,不值得夸耀,不过这个骚货非常有潜质,身体敏感,性格顺从,而且内心非常淫荡。不过这些还不够,我觉得还得让她继续适应男人的玩弄,而且还得有一定的锻炼来适应更多。」

  「锻炼?」李飞问。

  「嗯,身体上的锻炼和心理的都必不可少,否则就浪费了她那么好的潜质。而且,还得有更多的手段来继续开发,才能让她成为真正好玩儿的母狗和玩具呀。」亮叔得意地说,「我已经简单指定了一系列的锻炼方法,给你们看看。」

  说着,亮叔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递给李飞。李飞看了两眼,啧啧称赞,高原接过来看了两眼,钦佩地竖起大拇指,又扭头对我说:「大奶狗,爬过来自己念念,这可是你的锻炼方案啊!」

  我听到高原的命令,赶紧爬了过去,接过那个小本子,朗读起上面的文字:「淫乱性奴——大奶母狗张婷婷的训练守则。首先,参加瑜伽训练班练习瑜伽,增强体质的同时增加身体柔韧性。」

  「其次,母狗每天必须完成以下规定动作,并在每周末检验锻炼效果。规定动作如下,」

  「一、穿上高跟鞋,以张开腿站立的姿势套弄固定在一米一到一米三处的假鸡巴玩具五百次,不允许用手,锻炼腿和腰部,周末检验必须以该动作在15分钟内套弄男人至射精。」

  「二、双手抱头,以手肘撑地跪下,用骚穴和屁眼分别套弄固定在低处的假鸡巴玩具各八百次,总计一千六百次,不允许用手,锻炼腰部和臀部,周末检验必须以该动作在15分钟内套弄男人至射精。」

  「三、仰卧瑜伽球上,手脚着地,并保持此姿势对指定假鸡巴玩具进行口交三十分钟,保持身体舒展,周末检验以该动作口交至男人射精。」

  「最后,主人有权在母狗瑜伽锻炼增强柔韧性后增加相应锻炼动作,性奴母狗不得拒绝。」

  亮叔听我读完,接着说:「暂时就三个项目,后面的会有些难,估计要一段时间后才能完成,阿飞,你们看怎么样?」

  「完全同意!」李飞说:「亮叔还是有办法,看来以后我们要多多向亮叔取经啊!」

  「哈哈哈,那是自然。」张正说:「瑜伽班好办,小区门口就有一个,要不明天就让她去报名了吧。」

  「不!不去那个!」李飞突然说,「我想到一个,在学校后门的街上有一个瑜伽馆,报那儿的班。」

  「为啥?舍近求远啊。」高原不解地问。我住处离学校开车需要半个小时,确实挺远的,李飞究竟为什么选择了那里呢?

  李飞看了高原一眼,缓缓地说:「老高,你还记得之前我们一起吃饭遇到过的一个美女么?在如意饭馆,穿运动服,嘴角有颗淡淡的美人痣。你当时还说人家奶大腿长,适合老汉推车?」

  高原愣了一下,「这个……有印象,怎么了?」

  「我记得她拿的运动包上,印有那个瑜伽馆的名字和LOGO,而且她接电话时似乎还在指导对方瑜伽动作,如果没猜错,那个女人应该是那家瑜伽馆的教练之类。」李飞淡淡地笑了笑,说。

  「飞哥!你想泡那妞?」高原一脸顿悟的样子问。

  「你觉不觉得,那女人和这骚货,神态和气质,有点像?」李飞反问一句。  「是有点……」高原突然瞪大眼睛,「飞哥你意思是……那女的也是个骚婊子?有戏!?」

  李飞笑而不语,看了看张正和亮叔。

  亮叔和张正听出了意思,亮叔奇道:「阿飞,你这反应也太快了,可毕竟是一面之缘,你是不是有了什么计划?有把握?」

  李飞摆了摆手,「计划谈不上,但是我觉得既然神态和气质类似,也许有机会!」

  「赞同!」张正大声说,「要真能再搞到一个美女,起码咱不用排队了!」
  众人都笑了,张正的性子就是直接,神经大条。但是一番说辞之后,男人们都同意了,张正和高原很兴奋地讨论着该如何享受两个女人的双飞伺候。男人们讨论了很久,而李飞则没再说什么,看了我一眼,最后说:「今天也晚了,大家都休息先吧,阿正和大奶狗出去了几天,都累了,今儿早点休息。」

  「都散了吧,明天你们还得上学了,回去休息。」亮叔也摆了摆手,让大家散了。

  送走高原和张正,亮叔和李飞则住在我家里。亮叔对李飞说:「人老了,熬不起夜了,我先去睡了。」

  「好的,去吧亮叔。」李飞回道。

  李飞目送亮叔进了客房关了门,才对我说:「我回房了,去把自己弄干净了来卧室。」

  「是主人。」我对着李飞走向主卧的背影磕了个头,这才跪着爬向客用卫生间,清洗自己的身体。

  热水流过,整个人每个毛孔都舒展开了,可是我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就在刚刚,主人们讨论的不是接下来的调教,而是另一个女人……也是可笑,我这究竟算是在吃哪门子的醋?明明只是一只让主人发泄性欲的母狗而已,哪来的资格吃醋?能有更美艳的奴隶伺候,我是不是应该为主人感到高兴?

  忽又想到从最开始的公共厕所,到我的办公室,那个偏僻的公园,我自己的家里……那每个被主人肆意蹂躏我的地方,我就一阵阵火热,感觉到身体发烫,手也不由自主地往阴蒂和乳房上摸去。

  我的手指掐着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已经将两个手指滑进了阴道里。摩挲着,感觉到乳头上和阴唇上主人为我穿环留下的痕迹,心里更是火热,不由得加大了力气。感觉到乳头和阴户传来的快感,我忍不住哼出声来。但是随即,我就被自己的呻吟声惊醒过来。没有主人的准许,母狗不得自慰!!

  我深深的呼吸,强行控制住那管不住的手。赶紧调冷了水温,让自己清醒。我本来就是个性欲强盛的女人,自从被主人们调教至今,早已离不开那种销魂的滋味,可是如果那个女人,那个瑜伽班的教练加入了,我还会得到主人的调教吗?还会有那种滋味吗?

  但是主人就是主人,我心中早已是主人的最听话的母畜,怎么能违背主人的意志?我就这么纠结着,忐忑着,胡思乱想着,却想不出结果。可是主人的命令不能违背,这是深深烙印在我脑海和身体里的最高要求,既然想不出结果,就顺其自然吧!

  想到这,我略略放下了心思,关上水迅速擦干身子吹干头发,打开了浴室的门。跪着向主卧爬去。

  亮叔应该已经睡了,可以听见浅浅的鼾声。而主卧还亮着幽幽的床头灯,我爬进主卧,发现李飞主人正靠着床头,看书。

  「主人,大奶狗已经清洗了自己的身体,来向主人请安。」我爬到床前,轻声说。

  李飞听了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看我。忽然拍了拍床铺,说:「站起来,把房门关了,然后到床上来吧。」

  我抬头看了看他,看到主人眼里的笑意,赶紧回答:「是,主人。」

  我并没有站起来,而是爬着去关了门,又爬回来,跪在床头。

  「我说的是,到床上来。」李飞说。

  「是,主人。」我应道,然后顺从地爬上去,依旧是跪坐在床上。

  李飞笑了笑,拉开被子,说:「过来,陪我躺一会,聊聊天,很快要高考了,复习也很累的。」

  我心中一暖,顺势躺进了被子。李飞只是让我枕着他的手臂,抚摸我的头发。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开口:「主人,需要大奶狗帮你按按吗?」

  李飞看了看我,说:「也好,做题看书久了,肩膀也酸。」

  说着,李飞拉过来一个枕头垫着胸口,俯身爬着,指指肩膀:「给我按按肩。」
  「是,主人。」我跪起来,双手抚上他的肩膀,开始发力按摩。

  李飞的肩膀很宽阔,也很结实,我知道李飞高原张正他们三人都喜欢打球运动,所以体格有一种雄健的美感。感觉得出来李飞很享受这样的按摩,他在所有老师眼中都无疑是个好学生,成绩优秀,运动出众,而在我眼中,他调教和玩弄女人的手法更让我心动,按着他的肩背,我反而心中升起一股安全感,仿佛只有在他的掌握中,才让我安心。

  我由他的肩膀,按摩到背部,腰部。过了许久,李飞突然开口:「你心里是不是有些不开心,说说看,因为什么,是因为卖淫,还是因为我今天提起的那个瑜伽教练?」

  我就像被他这句话击中了心扉,愣住了。手停留在李飞的背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主人……我……不,大奶狗……不知道。」我犹犹豫豫地开口。

  「直说。」李飞扭了扭脖子,依旧趴着,说。

  「是……」我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只能慢慢回答,「应该,是因为……那个瑜伽教练……主人。」

  李飞没回话,我知道他是在等着下文。

  「主人,大奶狗……已经离不开你,离不开你们……无论主人想要大奶狗做什么,都,我都愿意的,可是,可是……」我脑子有些短路,断断续续说,「我有点,有点怕……主人,大奶狗……有点,怕!」

  「呵,重了点,那是我的腰。」李飞提醒,我才发觉自己的手不知道怎么已经掐着他的腰部,指骨由于发力而泛白了。我赶紧收回手来。

  「对,对不起主人!对不起!请主人责罚大奶狗!」我赶紧把头深深地低下去。

  李飞却转过身子,伸手搂过我的肩膀,把我拉进被窝,让我靠着他的肩膀被他抱在怀里。「没关系,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舒服,如果你心里舒服,反而不对。」
  李飞轻笑着说,「你是怕以后我们不宠你了?新欢冲淡了旧爱?」

  「不,不是的……主人。」我听到李飞提到这句,连忙否认,「我,我只是主人的性玩具母狗,不,不会这么想的。主人!」

  李飞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说了没关系。你有这种认识,我很欣慰,毕竟你也算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女人,另外,你还是我第一个女人。」

  我猛然抬头,看着李飞,他一脸笑意,继续说,「当然,别多想,我精力比别人旺盛,以前也常常看A 片,打手枪,但是真的插入女人身体,你确实是第一个,而且,我对你很满意。」

  「谢谢,谢谢主人!」我衷心地说。

  「我不会否认,我对你还是很有好感的,以前上课的时候我就有幻想过和你上床,只不过现在幻想成为了现实,而且比幻想的更夸张,更美好。」李飞继续说,「高原和张正那两个小子,可能不会比我对你感情深,但是他们肯定也是喜欢你的,特别是你那么听话。呵呵,好玩儿!」

  我心里觉得一阵暖意,忍不住俯身,把自己缩在李飞怀里,继续听他说着。
  「当然,这种好感的原因,是因为『第一次』,你是我,也是他们两第一个性奴,而且也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SM,你懂的吧?所以你在我们心里,不仅仅是奴,而是比奴更重要的位置。」李飞说着,轻轻吻了吻我的头,「至于那个瑜伽老师……」

  我心里一紧。却听李飞继续道:「她只是一个,嗯,怎么说恰当呢,只是一种尝鲜而已吧,却不会再有对你这种感觉了。」

  我赶忙说:「主人,大奶狗不会违背你的意愿,我不是吃醋……也不敢,没资格吃醋的……」

  李飞又笑了,说:「我说了,我知道的。」

  李飞轻轻抚摸我的背,安抚我,说:「我心里想过很多次,对于你之后的奴,嗯,或许有,或许没有,但是,我想我只会把她当成一个真正的泄欲工具而已了,毕竟,没那么多感情投入,而你是有的,所以,你不用介意。」

  「是,主人!」我回答道。

  我心里涌起一阵暖意,同时我也明白了自己的内心,看来连我自己也只是把自己当做主人的一只玩物而已,这样的内心,又怎么会违背主人的意愿呢?与其纠结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果断让自己接受主人的安排!

  于是我抬起头看着李飞,笃定地说:「主人,大奶狗愿意永远做主人的性奴,永远!所以无论主人怎么决定,大奶狗都只要服从就好。主人满意,大奶狗就会满意的,请主人放心吧!」

  李飞看着我,我觉得他的眼神直接看到了我的心底。李飞没再说什么,只是低头,吻了吻我的嘴唇。

  似乎有「轰」地一声在我脑子里炸起,这一吻的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我几乎被这一吻点燃了,身体和内心一样滚烫,我情不自禁地给予李飞最强烈的反馈,两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回吻了过去。而李飞的舌头迅速攻破了我的唇齿,和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他的手开始在我身体上不安分地摩挲,从我的背后滑到胸前,又从胸前滑向臀部,我随着他的双手,好像飘了起来,鼻腔里发出粗粗喘气的呻吟。

  「用力……主人……」我哼哼道。

  「嗯?」李飞吻上我的脖子,又抬头看着我的眼睛,回望给他的是我眼中的热烈。

  在这时候我不顾一切地抓着他的一只手,重重地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几乎是嘶吼地说:「主人,我想你用力……我要你……操我!」

  李飞也喘着气,手上骤然发力,死死地握住那只饱满的巨乳,揉捏着,让它在他手中不断变化着形状。

  「啊!对……就是这个……我要你,主人!」我叫着,一边手忙脚乱地扯着李飞的睡衣,直到我们直接再也没有阻隔,赤裸裸地贴在一起。我能感觉到我和他的身体都是滚烫的,向外沁着汗。

  李飞的双手和嘴狂风骤雨一样落在我身上,那对丰满无比的巨乳成为了他的主要目标,他揉捏着它,亲吻着它,捏弄着它,甚至咬着它。而我的手早已握住了他的肉棒,简直像是握住了一根烧热发烫的钢管,我知道我的下身早就泥泞不堪,我迫切地需要被填满!

  这时李飞猛地一把抱着我的大屁股,将它抬了起来,让它到达了最完美迎合那根粗壮肉棒的高度,然后没有多一丝废话,直接将他还在跳动的龟头顶着我的阴唇,疯狂地将它们挤开,往里挺进。

  几乎在李飞插入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高潮席卷而来,我这副身体啊,简直越来越敏感了。但是我没有停下享受高潮,我更享受的是让李飞满意,于是我用力挺起腰,迎合着他的插送。我的手按着他的臀部,随着他的起落而起伏着。
  李飞和我除了喘息和呻吟,谁也没多说一句话一个字,只是用着最原始的方式尽情释放着,房间里的「啪啪」声音一直响彻着,这个时候不需要什么技巧,只需要肆意挥洒。我很快就达到第二次高潮,我的两腿在打颤,但是屁股却高高抬起,两手也死死按着李飞,低喊着:「主人……不,不要停……操我……」
  李飞的嘴巴再次封上我的唇,腰部用力,「啪!啪!」再次大开大合,重重地插在我的子宫上,我感觉到自己的阴道都快被那滚烫的肉棒灼化了,却不肯让他停下,继续挺腰提臀,疯了一样地迎合着……

  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第一次用如此正常的方式做爱,甚至连姿势都没有更变过,当李飞最终把他的精液射入我的阴户,我们俩都已经累得瘫软无法动弹了。
  「我……爱你……」我呢喃着说。

  「嗯?」李飞喘着气。

  「主人,大奶狗爱被你操,爱被你玩,只要主人想要,大奶母狗愿意让主人随意操到主人腻为止……」我咧着嘴笑着说,泪水涌了出来。

  「我也是。」李飞在我耳边回答。

  此后,我们真的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